快捷导航
政务专题
当前位置: 政务专题 > 反邪教
邪教让“过年回家”的路坎坷而漫长!
发布时间:2018-01-26 14:56  来源:新陕网  【字体: 】  浏览次数:
  

   又是一年春运时,又是一年返乡团圆季。对于中国人来说,什么样的困难都阻挡不了过年回家的温馨渴望。

  回家过年(图1) 

  然而世上却有这样的一个人群——被邪教裹挟的痴迷者,他们原有的对家的概念被邪教的歪理邪说所颠覆,他们曾经挚热的对亲情的牵挂成了对邪教的痴迷,回家的路生生被阻断!

   歪理邪说诱导,他们家不成家

  美国“法轮功”问题专家塞缪尔·罗曾经说过:“法轮功实际上要求修炼者放弃对家庭的爱……”在邪教歪理邪说的诱导下,太多的痴迷者放弃了伦理亲情,抛弃了家庭,让他们家不成家!

  李洪志说:“今生我是你的亲人,来世那说不定又是谁的亲人呢,咱们就是一世的缘分。就像住客栈一样,小住一宿,明天散伙,谁能代替谁呢?”“谁是你真正的亲人哪……你真正的父母是在宇宙产生你那个地方。”“执著于亲情,必为其所累,所缠,所魔,抓其情丝搅扰一生,年岁一过,悔已晚也。”正是在李洪志歪理邪说的蛊惑下,那些痴迷的弟子不再孝敬父母、不再关爱亲情,没了对家庭的责任,没了对亲人的牵挂,对家人不管不顾,不承担任何的家庭责任,不尽任何家庭义务,把主要精力都用在制作、传播“法轮功”反动宣传品上,甚至把家财耗尽,完全沉迷在“法轮功”邪教之中,导致他们的家不成为家!甚至有的把亲人看作是他们修炼路上的“魔”,为圆满除“魔”,竟然杀死自己的亲人,把一个好端端的家给毁了!

  全能神蛊惑信徒抛弃亲情的教义(图2) 

  “全能神”邪教大肆宣扬“现在脱离家庭的、父母的、妻子、丈夫、儿女的,便是进入灵界的开始。”并公开叫嚣:“我是专门来破坏人的家庭的,当我来之时,人的家中便从此失去和平。”它扬言“我要将列国都砸得粉碎,更何况人的家庭呢?”为此,一些信徒或远走他乡,几年杳无音信,或变卖家产,全部奉献给教主,致使家中老人无人赡养,孩子无人看管,本来和睦美满的家庭支离破碎,家从此不再成为家!

  “三班仆人派”亦是如此,强调邪教比家庭重要,教主比家人重要,为了“奉献”,痴迷者们大多不要家庭、婚姻、子女,让原本幸福的家不再是家!

   痴迷邪教传播,他们有家无归!

  邪教最大的危害就在于通过洗脑,颠覆了那些误入邪教泥潭的痴迷者原有的道德伦理认,痴迷者已经没有家庭、亲情、友情、法制、社会责任等正常人的观念和思维,为了所谓的“弘法”、“传教”,他们离家出走,风餐露宿,吃尽苦头,有家无归!

  ——家住山东临沂“法轮功”痴迷者孙茂琴,自2001年开始,丢下两个年幼的孩子外出“弘法”,至今未归。

  ——湖南省安化县工商局62岁的退休职工谌瑞珍,痴迷者“法轮功”邪教后,为了“精进”、“上层次”、“圆满”,心无旁骛的练功,采取了彻底的“去情”,于20003月逼迫十分疼爱和体贴她的丈夫离了婚,20038月又持菜刀将孝顺她的独子、儿媳及一对龙凤胎孙儿孙女作为干扰修炼大法的“恶魔”赶出了家门。

  ——家住重庆市九龙坡区谢家湾街道文化五村的重庆建设工业公司62岁的退休工人高贵富,为了摆脱家人的影响,抛妻弃子从家搬出在外面租房居住,并于2001217日纠缠妻子办了离婚手续。2002412日,高贵富在“弘法”回家时昏倒在楼梯间,被一邻居送进医院。经抢救,高贵富虽然捡回了一条命,但却因后遗症偏瘫。

  ——温州市鹿城区松台街道水心小区42岁的严丽如,为人善良,在自家楼下开一家文具店,生意兴隆,儿子聪明伶俐,三口之家欢声笑语,幸福美满。后因痴迷“全能神”聚会听“真道”,有时几天不回家,家务活也懒着做,也不主动爱护孩子,文具店经常关门,生意冷清。并将家里的10万元积蓄奉献给“神家”,以期得到“全能神”的保佑。2012年,在“全能神”邪教的威胁下,严丽如不告而别,离家出走外出传教,儿子失去母爱,经常独自暗暗流泪,半夜做梦惊醒喊叫要妈妈……

  ——江苏省兴化市大营镇营中村的王树东,原本是一家电子厂的技术员,与妻子刘海娟在南京打工时相识,情投意合,结婚生子。原本幸福美满的日子,却因为妻子刘海娟痴迷“全能神”后一切都变了,刘海娟为了“传福音”,以去南京探望姐姐为名,从此一去不复返。面对年幼的女儿“妈妈、妈妈”的声声呼唤,王树东的心如刀绞,可妻子至今还是杳无音讯……

  ——“全能神”信徒曾金梅虽然没有离家出走,但为了割断“世俗缠累”,为了表达对“全能神”忠诚,为了得到神的救助,硬生生地书写了《断绝子女关系书》,声称要断绝与3个子女的母子关系,“以后他们长大或现在所有负担都与本人无关”。这可是血浓于水的母子关系呀,却生生被“全能神”邪教割断,3个子女日夜都在期盼母亲的回归……

  

  真情呼唤,回家的路并不漫长!

  陷入邪教就是一场噩梦!但是迷途知返,及时醒悟,噩梦醒来就是充满希望的朝阳!现在已经有很多曾经的痴迷者,在家庭亲人的真情呼唤下,在国家、社会和广大反邪教志愿者的真情帮助下,毅然决然的同“法轮功”邪教决裂,重新回归家庭,回归社会,重新过上幸福的生活,春节团圆,其乐融融!

  ——十堰东汽的职工姚素芳,曾经与丈夫季同力一起痴迷“法轮功”邪教,并把双方父母、姐妹都拉入到“法轮功”邪教的泥潭。甚至在国家取缔“法轮功”后,仍然执迷不悟,到处上访。年幼的孩子没人管,就在亲戚和同事家吃百家饭。醒悟后,姚素芳的家庭又恢复了往日的幸福。丈夫重新回厂里上班,姚素芳身体不好办了内退,儿子去年考上大学。在丈夫的影响下,姚素芳也成为了一名反邪教志愿者。并表示一定尽最大努力用自己的真心、真情给予那些被“法轮功”毒害的人和家庭以关爱和帮助!

  刘喜霞(图4) 

  ——吉林省梨树县梨树镇的刘喜霞,曾经因为痴迷“法轮功”,为了所谓的“圆满”抛弃了家庭,与丈夫离婚。醒悟后,她发现自己已经无家可归,生活也没有了来源。社区主动联系当地民政部门,给刘喜霞办理了低保,并协调住建部门为她解决了廉租房。如今的她彻底回归了社会,与年迈的老母生活在浓浓的亲情之中……

  ——重庆市武隆区黄莺乡双河村花地弯组的侯兴云,育有22女,一家人相处融洽生活幸福美满。2007被流窜到当地的“全能神”人员教唆和蛊惑,开始痴迷“全能神”,导致子女与侯兴云之间反目成仇,还差点害妻子丢了性命。后来,在子女和亲人的真情感召下,侯兴云脱离了“全能神”邪教,并开始专心养鱼,不但家庭有了经济收入,妻子的病也得到了很好的治疗,身体也基本康复,儿女们也高兴愉悦。现在侯兴云一家生活美满,家庭和睦。他逢人便说,一定要远离“全能神”,邪教是可以害死人的!

  ——李刚(化名) 是云南省开远市碑格乡尾朵朵村的彝族小伙,也是家里的顶梁柱。他虽然只有初中文化,但是通晓彝汉两种语言,头脑灵活、有干劲,在村里算得上个能人。曾经的他在家里除了种地,还带领家里人做些小生意,在自家院里办起了碾米磨房,成为当时村里很富裕的人家。可自从被拉入“门徒会”邪教的陷阱,并成为骨干后,他每天向村民们鼓吹“门徒会”的神灵,组织成员集会“传福音”,专心祷告不思劳作,日子过得浑浑噩噩,每天梦想着神灵会早日赐予自己荣华富贵的生活。

  后来,村里干部和志愿者的耐心帮助下,李刚终于看清了“门徒会”骗人的谎言和危害,并脱离了“门徒会”邪教的泥潭。如今的的李刚已成为村里勤劳致富的带头人,他不仅带领村民建立了种桑养蚕示范基地,使村民人均收入逐年得到增长,还在每年农闲时节组织全村人员开展“崇尚科学,反对邪教”的活动,在村里实施科技兴农、勤劳致富,与邪教宣扬的愚昧思想做斗争,为加快尾朵朵村的经济发展、创建幸福和谐的家乡而努力着!

  ——重庆市黔江区黎水镇的村民覃某,他因妻子重病,而误入“门徒会”邪教歧途,导致家徒四壁,后来在当地党委政府的教育引导下,他认清了“门徒会”邪教的本质,在精准扶贫的助推下,通过勤劳致富,成为当地产业大户!

  ……

  新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了,“回家过年”的心思,在每一个游子的心中发酵的炙热而滚烫!我在真心为这些迷途知返的痴迷者能“回家过年”感到欣慰的同时,更希望那些至今仍深陷邪教泥潭的人们,赶快醒悟。因为家才是你最温馨的港湾,“回家过年”的路,其实并不漫长!

 

[网络编辑:政法委]